為什麼要舉行黑客松Hackathon?黑客不是很可怕嗎?

香港Indigitous每年最少會舉行一次黑客松Hackathon。在黑客松當中,大家會先分享自己或機構的想法/異想,跟著轉化為更實際的#HACK意念和挑戰。考慮過時間和人手多少,每次黑客松會選出幾個大部份參與者有興趣的#HACK意念和挑戰,分成小組,在一兩天的時間,快速製作出意念的初型Quick Prototyping,進一步發展和確定#HACK意念的可行性。在短時間內,可以集合大家的創意和恩賜,為事工出謀獻策,並已可跟據快速初型測試可行性。

在教外,不少的商業機構、非牟利機構甚至政府也會舉行黑客松。例如2018年屈臣氏舉行了一次36小時、約110人參加的黑客松。屈臣氏自已也拿出了約10GB的公司營銷數據,給來自五湖四海的參加者使用,來收集在公司以外的創意。在香港科技人材短缺的情況下,也有公司舉辦黑客松時,會著意找出其中的高手,將黑客松變成另類招聘會。

如此看來,黑客松似是個多功能而又有果效的活動,不過它的名字指出這活動的根源跟Hack或黑客有關。Hackathon一字是由hack跟marathon兩個英文字合併,就是找來一班hacker黑客,不是叫他們去跑步,而是用他們對科技的專長,在短時間內,快速製作出意念的初型。不過黑客不是專入侵或破壞電腦的罪犯嗎?我們總不能因為教外有人做,而有效果又好,我們就跟著走。

在2019年,聯邦調查局有關網络犯罪的個案有467,000多個,估計損失高達35億美元(約270億港元)。而在可見的將來,這個趨勢只會席捲全球,有增無減。而這些做成巨大損失的網络犯罪,一般用黑客Hacker一詞來表達。

而在科幻小說或電影中,為了很快地交代歹角的惡行,就說他手下有一班黑客,去入侵了公共設施,引起混亂,而歹角就可以趁機下手。反過來,為了成就主角可以以小勝大,就在正方的團隊中,加入一個衣衫不整、整天對著電腦的男性,在城市的某個角落中,透過互聯網入侵交通系統,讓駕著車的主角,可以一路綠燈,衝去救人。黑客如此擔當了亦正亦邪的角色,成為了未來世界的魔術師。這個形象實在太深入民心,而黑客的設定就是一個躲在城市的某個角落中,難以找到的魔術師,於是有時當電腦系統出現問題,還未找出原因,黑客入侵就成為最可能的理由,因為沒有人可以代表黑客來否認。其中一個有代表性的事例,就是2012年度香港小姐競選全民直選。香港網絡大典有以下的介紹︓

2012年度香港小姐競選為第四十屆,為力挽近年不斷下降的收視,因此無綫決定一改「評判話事」的方式,先由評判選出最後三強,再在節目的最後十分鐘開放給觀眾,憑身分證號碼利用無綫的智能手機應用程式TVB fun或於tvb.com登入投票系統以「一人一票」全民直選冠、亞、季軍。為吸引觀眾投票,贊助商更送出價值48萬元的歐洲名車一輛作抽獎。

可惜投票系統失靈,三甲名次仍像以住按評判評分選出。無綫先宣稱懷疑有黑客入侵,甚至考慮報警,不過經過聘請獨立公司查調之後,並沒有發現有黑客破壞的情況。

「黑」hack的意義既然如此負面,為何還有人會用「黑客松」Hackathon這個名字去宣傳一個內容其實是正常又合法的活動?在下一篇文章我會介紹在電腦出現之前,hack的解釋是什麼?

發佈回覆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